追蹤
烏桔‧阿末離海越來越遠
關於部落格
惟靜默,生言語;惟黑暗,成光明;惟死亡,得再生;鷹揚虛空,燦兮明兮。
地海《伊亞創世歌》
  • 7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我的民族系呀!

想起這個老掉牙的故事,是因為有個實驗計畫畢業的孩子要考轉學考,一樣是文化,一樣想轉政大,居然是她自己說想轉民族系ㄟ。

只能亮出身分,我也是文化轉政大民族喔!

還記得在南陽街搜尋[轉學考]招牌的景況,只想拿拿報考人數表,看著如大學聯考般的考生人數,招考人數卻如碩士班的稀少,當然,要找間最少人考的系,前提是自己有興趣啦!

我的同期轉學生的兩位,後來都先後在本系與清大念了研究所,當年十五個人取三個,傳說轉學生都是用功或對學科有熱情的人,而我是偏好運的那個。

家裡民族學書籍的專櫃擺在房間內,算是崇敬與難以忘情的表示(所以你看性別的書籍在客廳供著,已經退流行啦),抖抖雲五百科辭典,還看到當時備考的標籤紙,我一定很認真的查過民族學、民族誌、文化人類學......這些辭條;翻翻Keesing先生的必考著作,那些初步蘭人的婚姻與家庭,也許我也曾經熟悉過;還有近期因為常民文化佯裝收攤清倉的大拍賣搜括,一本叫做原住民的祭典的書籍,精美得像現在中小學的教科書,這是我當年沒福氣看到的呢!

再挑兩本小說散文類的,我希望能夠增加孩子對這個學系的感覺,當年我可是因為阿烏的書從性別感知到族群與階級,於是,我特別挑出借給她。

現在我已經背不出任何民族誌的資料(所以啦!不要問再我那個阿美族怎樣怎樣......),這些先備知識完全比不上許多少數民族風俗的愛好者,和我的聽覺與閱讀一樣,留下感覺,平靜的感覺。

這是研究人群邊界的學科,也許不頂贊同語言等等的界線,但是我卻學會了寬容同理社會爭論不休的認同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